赵沨的故事 │ 我的家乡

19 04 2021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特别策划  156 次阅读  0 评论

赵沨的故事系列专题

 

编者按:

赵沨(1916年11月29日——2001年9月1日)出生于河南开封。中国当代著名的教育家、理论家、社会活动家、新中国专业音乐教育事业的开拓者。

1939年底,与李凌、沙梅、林路等一批进步音乐工作者在重庆组成“新音乐社”,与李凌主编《新音乐月刊》,开展宣传抗日救亡活动。皖南事变后,赴缅甸开展华侨青年工作,参与组建缅甸华侨战工队,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回昆明在云大附中任国文、音乐教员,后参加民盟工作并开展歌咏活动。李公朴、闻一多被国民党暗杀后,转赴香港、新加坡,曾与李凌创办香港中华音乐院,后赴新加坡创办中华艺术专科学校。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央文化部办公厅主任、艺术局局长、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院长、名誉院长、并兼任中央歌舞剧院院长。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国政协委员。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审议委员会艺术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函授音乐学院院长、国际音理会世界音乐史亚洲地区协调员、亚太音乐民族学学会首任会长、荣誉会长。厦门大学艺术教育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老艺术家委员会主任、沈湘国际声乐比赛组委会主席。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长、中国音乐史学会会长。《音乐研究》(季刊)、《人民音乐》(月刊)主编。中国音乐家协会考级委员会首任主任、中央音乐学院校外音乐水平考级委员会首任主任。1998年创建中国艺术教育研究中心并任主任(后更名为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中国二十一世纪网络音乐学院、中国二十一世纪素质教育在线、中国二十一世纪未来教育在线创始人。

著译有:《诗经的音乐及其他》、《贝多芬和他的九个交响乐》、《音乐与音乐家》、《赵沨文集》、《和声学初步》、《赋格初步》、《和声的进行》、《曲调与对位》等;译配苏联歌曲:《夜莺曲》、《喀秋莎》、《共青团员之歌》;艺术歌曲:《幻影》、《月光》、《我热烈的爱着你》等数十首。主编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音乐理事会项目《音乐宇宙—— 一部历史》中国副卷之一《中国乐器》、副卷之二《云南——乐器王国》、副卷之三《世界屋脊的音乐》。曾先后参加或率领代表团出访20多个国家,为国际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赵沨的一生,经历了风云变幻、历史意义非凡的20世纪,其中获得的丰富的革命实践和艺术实践,对他的人生观以及价值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赵沨深厚的阅历与孜孜不倦的教育实践,促成了他教育思想的成熟,也成为滋养他教育思想开花、结果的沃土。

他在专业音乐教育的亲力亲为的实践中,为新中国的专业音乐教育办学方向提出了“逐步建立社会主义的、民族的音乐教育体系”的思想和培养高质量人才的“通识教育”的思想。他认为:专业音乐院校,不能仅仅局限于向学生传授音乐单科知识,要使学生的所学形成较为完善的知识结构以更有利于学生心智的发展。在保证专业音乐教学的基础上注重修养,多开设人文学科和自然学科的课程,这样才能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

赵沨的通识教育思想也体现在他对国民艺术教育发展的期望和他希望国家基础教育在办学理念中重视美育。赵沨多次反复强调美育与国民素质教育的重要性,呼吁全社会行动起来重视美育,他说:国民教育中的美的教育蔚然成风,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全面提高全民族的文化水平”这一崇高而神圣的任务。

赵沨的一生,对艺术教育中博与专、中与西、古与今、技艺与修养以及艺术学科与其他学科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与研究。多年的实践证明,这些思想为促进我国艺术教育事业的整体发展和提高全民的艺术素质做出了重要贡献。

赵沨的一生,是坚持共产主义信念,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文艺思想的一生。他不愧是党在文艺战线上的一位坚强的战士。他对我国艺术教育事业特别是音乐教育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永垂史册。

虽然赵沨同志离开了我们,但今日回眸,他留给我们的教育遗产,其中的智慧依然可资借鉴。即日起,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推出“赵沨的故事”系列专题,讲述赵沨的传奇人生,传播和推广赵沨的艺术教育思想。

今天为您推出系列专题的第一篇——我的家乡。

 

 

赵沨的故事

第一章:我的故乡——河南

 

 我的故乡

 

1916年11月29日我出生于河南开封,祖籍河南省项城县。原名赵孝方,曾用名赵天民,参加革命后改名赵沨。父亲赵向辰,母亲戚氏,弟妹共五人,我是老大。

河南,自古就是个多灾多难的地方,水、旱、蝗灾连年不断,更何况,那正是军阀混战的年代。我幼年对家乡印象最深的是蝗灾,蝗群过境,铺天盖地,大白天变成了黄昏,蝗群起起落落,田野一片狼藉,连树叶都被啃光。而后便是满街讨饭的农民,男的用箩筐挑着儿女,女的跟在后面,蓬头垢面,哀哀哭泣,沿街乞讨。早晨的菜场上,又多了几个年轻的妇女,头上插一束干草,地上铺一张白纸,上写着“卖身葬父”几个字。天灾过后跟着就是人祸,盗贼蜂起,乱像丛生。于是,在市中心鼓楼的墙上,又挂上了几个被砍下的人头。这,就是我的故乡,我记忆中的故乡——河南。

 

116

1989年,赵沨代表国家教委艺术教育委员会在河南考察九年义务教育实施情况。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赵沨同志与艺术教育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7 03 2022
记忆的力量 | 58年前,“央音人”在中南海举办跨年音乐会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28 12 2021
郑小瑛 │ 知人善培的赵院长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瑛乐知音
发布于 02 12 2021
培德育才 教泽绵长——纪念赵沨院长诞辰105周年暨逝世20周年 文章来源: 21CNMC NETWORK
发布于 02 11 2021
赵沨的故事 │ 翻越高黎贡山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8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红宝石、黄宝石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7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最珍爱的“行李”——舒伯特歌曲译稿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4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撤回云南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08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