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进行曲》的多版本 - 一个困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六十年的问题

31 05 2012  求是理论网   理论研究  896 次阅读  0 评论

国歌是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歌曲。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义勇军进行曲》有不同的版本,却是鲜为人知。由于有不同的版本,《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国歌后,随之带来了国歌歌词演唱和曲谱演奏的差异,对国歌的奏唱造成长期困扰。为维护国歌的严肃性,更好地发挥国歌激励中国人民居安思危、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懈奋斗的作用,这个问题亟待解决。

国歌是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歌曲。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义勇军进行曲》有不同的版本,却是鲜为人知。由于有不同的版本,《义勇军进行曲》成为国歌后,随之带来了国歌歌词演唱和曲谱演奏的差异,对国歌的奏唱造成长期困扰。为维护国歌的严肃性,更好地发挥国歌激励中国人民居安思危、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懈奋斗的作用,这个问题亟待解决。笔者谨就《义勇军进行曲》歌词的不同版本作一探讨,希望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解决好这个问题。不当之处,请理论界、音乐界的同志们批评指正。
  

一、《义勇军进行曲》原词
  

《义勇军进行曲》是1935年发行的电影《风云儿女》主题歌。田汉作词,最早主题为“军歌”,还不尽完善。聂耳作曲时对歌词进行完善,主题为“进行曲”。后来《风云儿女》电影编导人员把“军歌”、“进行曲”合并,定主题为“义勇军进行曲”,“聂耳曲”(田汉当时被捕入狱,故未属名)。1935年6月《电通半月画报》第二期正式刊出《风云儿女》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这是《义勇军进行曲》的首刊首版,歌词为: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简称《义勇军进行曲》“最后的吼声”版或原版)
  

二、《义勇军进行曲》歌词的演变
  

《义勇军进行曲》以雄壮的旋律,坚定的行进节奏,塑造出万众一心、抗日救国的英雄形象,反映出当时中国人民为争取自由解放而进行革命斗争的坚强意志和必胜信念。《风云儿女》影片上映后,伴随着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热潮,《义勇军进行曲》迅速传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并在国际上产生很大影响。在传唱中,一些革命者可能因某种情况,对歌词作了个别改动并为一些地方或一定范围所接受,也就产生了歌词有差异的不同版本。如,1939年出版的一本《中国民众的歌曲》收入的《义勇军进行曲》歌词(“制乐者聂耳”),其中原版歌词的“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改为“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呼声”。到1949年春,还有类似的情况存在。除《义勇军进行曲》原版外,在中国革命历史上传唱较广泛、影响较大的一个歌词有差异的版本,即《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第一版公布的版本。歌词如下:
  

“义勇军进行曲 田汉词 聂耳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大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简称《义勇军进行曲》“最大的吼声”版)
  

此外,还有作者和歌词不同的《义勇军进行曲》。《辽宁日报》2011年6月24日刊发《百余件党史珍贵文献首次现身沈阳》新闻,内容中谈到中国出版社(上海)1935年出版的 《现代最流行歌曲选——古今中外民歌集》,收有不少抗战歌曲,如《抗敌歌》、《万里长城》等。其中收入两首同名的《义勇军进行曲》:一是歌词创作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黎锦晖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歌词写道“我国不幸,水灾兵祸,受尽折磨。暴日乘机,兴兵抢夺,杀人放火。奋斗救国,动起干戈,我们来尽忠报国……”;二是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1936年中国出版社再次印行《现代最流行歌曲选——古今中外民歌集》,仍收入这两首不同的《义勇军进行曲》。

三、《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有关决议表述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四个决议》,“全体一致通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但并未具体到指定《义勇军进行曲》的哪一个版本。因此,就出现了后来的不一致。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以义勇军进行曲代国歌的决议案后,《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第一版正式公布了将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同版面还公布了决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图案。但正式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并非原版,而是《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与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又不同,歌词采用的是原版,即《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后的吼声”版,标点符号则有所不同。当时的报刊出版物刊载的国歌,标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有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暂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有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代国歌”,等;歌词中“吼声”后标点为“。”、有的为“!”,“炮火”后有的有标点“,”。歌词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暂>代)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田汉词 聂耳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议》:“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撤销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决定。”这个决议也没有指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是其哪一个版本。当时公布的国歌,歌词恢复为《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后的吼声”版,但歌词中一些标点不同,有的报刊出版物刊载的国歌歌词“炮火”后有标点“,”。歌词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田汉词 聂耳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2003年10月举行的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建议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写进宪法,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讨论。
  

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新《宪法》也没有明确作为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是其哪一个版本。(虽然《人民日报》2004年3月31日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但并未标明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
  

因此,新中国成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理论上有“最大的吼声”、“最后的吼声”两个版本。实际也是如此。2009年,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60周年,中国文史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编辑出版了《开天辟地的时刻》一书,其中收入刊载有《义勇军进行曲》“最大的吼声”版的《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第一版影印件。同年,为纪念全国政协成立六十周年,中国档案资讯网2009年9月30日文章《1949年档案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举行》亦收入《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第一版影印件。这等于我国重申《义勇军进行曲》“最大的吼声”版为正式版。此外,新中国成立后,《义勇军进行曲》“最大的吼声”版与“最后的吼声”版,作为革命歌曲,一并流行。
  

这样,除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至第五次会议前采用新的国歌这段时间(1978年3月5日至1982年12月3日)外,新中国成立以来呈现的是这样一种状况: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是《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后的吼声”版。由于我国立法机关没有明确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的具体版本,那么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版本,实际上也就是国歌的另一版本。此外,歌词中标点不尽相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版本不下三个,目前这种情况仍有存在。
  

实际存在的《义勇军进行曲》双版本情况困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六十年。
  

四、建议以《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义勇军进行曲》诞生后,伴随抗日救亡高潮的兴起,被中国各民族和各阶层广大人民所接受并自发传唱。因为中国是一个幅原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新中国成立前,教育普及程度不高,群众的文化水平较低,受这种国情决定,《义勇军进行曲》在十几年的传唱中自然会演化出歌词和曲谱有差异的一些版本。但在确定《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过程中,受某种客观历史条件限制,我国法律只是用简略的语言规定我国的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而没有指定其具体版本。这样,一旦发现中国革命史上有《义勇军进行曲》作者和歌词不同的版本,如存在歌词、标点有差异的两个版本的田汉词、聂耳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以及黎锦晖作曲的另一首《义勇军进行曲》,自然会对国歌造成困扰。这也说明我国对国歌的立法还不够完善,迫切需要改进。当前,最主要的是确定一个《义勇军进行曲》的统一版本或者标准版本,以具体法律的形式予以颁 布。
  

笔者认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以《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第一版公布的田汉词、聂耳曲《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为宜。理由如下:
  

1、《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第一版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是我们党第一次向全党全国全世界正式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最权威版本。《义勇军进行曲》原版没有署“田汉词”,只署“聂耳曲”,这是不完整的。据笔者所知,到1939年《义勇军进行曲》还只署名“聂耳作曲”。如麦新、孟波编、大众出版社1936年初版的《大众歌声》收入的《义勇军进行曲》只署名“聂耳作曲”;《广播周报》1937年4月17日第133期刊载的《义勇军进行曲》只署 “聂耳作曲”;吴涵真选编、上海时代出版社1939年出版的《易声歌集》收入的《义勇军进行曲》只署名“聂耳作曲”;1939年抗战歌曲集《三九歌集》收入的《义勇军进行曲》只署名“聂耳”。甚至1947年“晋冀鲁豫军区野战政治部”编印的《人民解放军歌集》,所收入的《义勇军进行曲》只署名“聂耳原曲”。署名“田汉词”、“聂耳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显然是后来印的。而且,在《人民日报》公布《义勇军进行曲》之前刊印的《义勇军进行曲》,基本为个人或基层组织编著的材料中收入,由民国时期的出版机构刊印,或者油印。如,除《电通半月画报》和上述所列之外,还有松五等著,夏行编辑,1937年12月初版,上海杂志公司经销的《东北抗日联军游击实录》;吴涵真选编、新知书店1938年5月初版的《叱咤风云集》;冼星海、张曙、塞克、罗蒂赛编,上海生活书店1938年3月版的《抗战歌曲集》;1941年9月寿光县政府教育科油印的《战时儿童歌曲集》;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编、1947年7月油印的《聂耳遗作选集》;华北联合大学编、1948年3月油印的《中国革命歌曲选集》,等。相比,《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是最权威的。其署名中赫然加入“田汉词”,虽然不是编辑印刷物的首次,但却是最权威的认定,因而其版本也是最权威的完整版。
  

2、《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更能激励人民。“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与“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大的吼声”相比,前者较后者悲壮一些,但对人民的激励程度较后者要小。“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大的吼声”激励全中国人民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时每刻都要保持高昂的斗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来斗争。我党我国采用《义勇军进行曲》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目的就是激励全中国人民居安思危、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懈奋斗。采用《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为我国国歌能更好地发挥这种作用,激励全中国人民始终保持坚定的意志和旺盛的精神,时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用自己最大的力量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3、采用《义勇军进行曲》的“最大的吼声”版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体现的是历史唯物主义。我国法律规定以《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正式公布《义勇军进行曲》,没有教条式采用《义勇军进行曲》原版,实际情况也是这样。我国正式公布的《义勇军进行曲》,不仅把词作者加上了,也有歌词中一些标点的改变,还有歌词个别文字的改变。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歌词中的一些标点也有改变。确定《义勇军进行曲》的统一版本为国歌,就是要把中国革命史上形成的署名田汉词、聂耳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最完整、最完善版本确定为国歌。从创作、编辑、传唱《义勇军进行曲》的过程看,《义勇军进行曲》是以田汉、聂耳创作为主的中国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应包括我国革命历史上《义勇军进行曲》 “最大的吼声”版所作的有益修正。《人民日报》1949年9月29日公布《义勇军进行曲》“最大的吼声”版,所体现的正是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建议采用《义勇军进行曲》“最大的吼声”版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非人为改变,亦是恢复本原,体现的亦是实事求是。
  

 

附:作者简介
  

刘崇民,男,1954年生,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组织部部长。1970年参加工作,1982年初大学毕业(哲学学士)后在锦州、沈阳铁路局任中专教师;1984年至1991年任铁道部党校锦州分校教师、助理研究员、理论研究室副主任;1992年至2005年任铁道部人事司副处长、处长;2006年起先后任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办公室主任、组织部部长,副局职。先后在国家和省部级刊物发表了数十篇论文,并参与主编或专章撰写一系列理论书籍。其中1990、1991年在《哲学研究》发表论文2篇,2005年在国防大学《邓小平理论学习与研究》、在中组部《党建研究》、《党建研究内参》发表论文、调查报告3篇,并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论坛发表过文章。2004年到2005年被中央组织部借调到中央先进性教育办公室工作,参与起草了中共中央文件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和多位中央领导的系列重要讲话。
 

相关文章

“国歌法出台是立法史上的一件大事”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04 09 2017
写个国歌,有那么难吗?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发布于 24 07 2017
七类场合应当奏唱国歌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布于 23 06 2017
国歌 被我们深埋心底的旋律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7 04 2017
尽快为国歌立法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11 03 2015
国庆日和国歌是怎样诞生的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于 07 10 2014
《国之当歌》:唱响民族心声的最强音 文章来源: 中国艺术报
发布于 20 11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