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力丨王丽达的歌剧芳华

18 05 2021  《人民音乐》2021年第3期   教育 - 综合  107 次阅读  0 评论

王丽达的歌剧芳华

 

庚子腊月,歌剧《沂蒙山》在济南开机拍电影。扮演女主角的王丽达从片场发来语音,约我为她写篇文章。她说,我是看着她一路成长的人,也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了。这样讲来,这文章就带有阶段性总结的意思了,但我实在做不到。为什么?别的且不说,就说她一年下来,演唱的歌曲新作有多少?我又听了多少?作为观者、听者,真到了听不过来、记不住记不全那么多新歌的程度了。我能做到的,是就我所见。从歌剧表演这个层面来写一写王丽达,让更多的观众、听众,看到王丽达的歌剧芳华。

到目前为止,王丽达在歌剧舞台上塑造的最成功的人物,一个是《英•雄》中的缪伯英,一个是《沂蒙山》里的海棠。《扶贫路上》那个戏中,则是与前两个角色迥然不同的当代人物,我没看过,不宜评说。这三部歌剧都在2021年文旅部的"百年百部”重点扶持作品之列。蓦然回首,从一位学生,到青年演员、歌唱家、歌剧演员,到歌剧舞台上的主要演员、一线演员、中坚力量,王丽达已为之付出了二十年的心血。

初识王丽达,恰巧是在她的歌剧起步时期。她临近本科毕业时,受表演课教师陈蔚的感召,先以B组主演的身份在《叶绿花红》剧组跟戏,那是作曲家吕远的旧作新排,“海政”有自己的当红演员,留给王丽达的机会少之又少,但给了她在排练场近距离观摩和学习的极好机会。随后,陈蔚执导了小剧场版的歌剧《原野》,王丽达非常投入地塑造了剧中的女主角金子。其间我去中国音乐学院表演课的教室看过一次排练,几个月不见,竟未认出那个匍匐在地完成了一段戏剧表演的小女子就是王丽达。陈蔚看出我的惊讶,悄悄跟我说,小姑娘向小娘子的迈进,就是蜕变啊!金子这个角色很锻炼演员,《原野》这部歌剧也很吸引演员。指挥家李心草那时很年轻,还被我们唤作"小草”,他进《原野》剧组不只是为了来当指挥,而是点名要演剧中的次要角色白傻子。已毕业数年且在全国声乐比赛中获得大奖的崔峥嵘也执意“回炉”,重到陈蔚手下排戏演金子,哪怕只演一场也行。王丽达更没有忽视这个机会,我目睹了她主演的《原野》,看出她的用功、灵气和初具的歌剧表演潜质。

王丽达和雷佳这对湖南妹子是中国歌坛上一道奇妙的风景。俩人同龄,同为湘女,在湖南艺校是同学,还同宿舍,到了中国音乐学院还是同学。俩人毕业前都在陈蔚执导的歌剧中饰演了主要角色,毕业后又都进了总政歌舞团。当时,不仅“民族歌剧”大旗尚未高擎,连歌剧本身的命运都处于不济的时段,进总政歌舞团已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说实话,那时更想把她俩招到自己麾下的是时任总政歌剧团团长、作曲家王祖皆;我也觉得她俩若是毕业后直接进歌剧团,其歌剧表演历程将更一帆风顺。一个是兼具“水姑娘”柔情的“辣妹子”,一个是兼具“辣妹子"性格的“水姑娘”,尽管我这比喻不见得准确,但似也能大致折射出两位同道、同好的各自特色。惜乎未能如愿,我再一次见到俩人同框的地点,已是首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的声乐赛场。我在化妆室采访二位,特意让摄像师拍了她俩互相理妆的镜头,可惜这录像带已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在王丽达的歌剧芳华灿烂绽放之前,她持续参加了几部音乐剧的演出。依次为:《青城》(2010,饰演玉仙)、《大红灯笼高高挂》(2013,饰演颂莲)、《山歌好比春江水》(2015,饰演林芝)。在我看来,这些剧目的积累都为她的歌剧表演锻铸了基础。其间,也有歌剧星辰的偶尔出现,那是2012年的《运河谣》(饰演水红莲)和2015年的《号角》(饰演田恬)。其中某些剧目的演出场次有限,如昙花一现,转瞬之间就似已完成了其历史使命。这对演员来说,既很残酷,却又无力左右。与上述剧目相比,2017年的《金沙江畔》(饰演卓玛)当可视为她的歌剧曙光。我看的那一场,她正患重感冒,尤为我所佩服的是她全神投入的状态和抗病演出的经验。对卓玛的声音塑造非常接近人物,也几乎没有受到感冒的影响。

自2010年起,我陆续欣赏过她为人妻、做母亲前后主演的《青城》《运河谣》《金沙江畔》等剧目,最打动我的、也是我认为最成功的,就是她与家乡的株洲戏剧传承中心的同行合作塑造的歌剧《英•雄》中的缪伯英这个共产党人形象。我甚至以为,只有做了母亲的女子才能把这个角色演好、演准,演到感人至深的程度!

剧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早期中共女杰缪伯英,率工人和学生在长沙街头游行,祭奠五卅亡灵时,突然低下头去,捂住腹部。这时的伯英已届临产,面迎风雨,她跪在舞台中前区,唱了《喊出个新的世界》这首深情的咏叹:

 

你踏着泥泞来,你伴着风雨行。

你挣扎着来人世,你迎着苦难(降)生。

没有阳光的温暖,没有摇篮的温馨。

只有风缠(着)你的腰,雨裹(着)你的身。

哭喊吧,只盼你哭出世间所有的悲和愤,

喊来一个新的世界,朗朗乾坤。(大意)

 

唱词很精彩。仅就我援引的部分唱词来看,踏、伴、挣扎、迎、缠、裹等动词用得无不恰到好处、准确形象,勾勒出的意境既是现实的、现世的、概括的,又是含有寓意的。最后两句的对比更体现出一种提升了的境界和追求,将一个优秀的、先进的、英雄的女性形象非套路化地表现出来。

音乐也很精彩。弱起,弦乐的单音、长音,更弱地铺在人声下面。唱到“冥冥中有轮太阳就要冲破黎明”时,加入木管乐器,柔美中带有力度。到“哭喊吧”才加入铜管乐器。最后一句,在乐队的轰鸣中强收。从弱起到强收,令人回味无穷。导演将缪伯英安排在舞台中心位置,缓缓跪下,随着音乐做出简单而明确的动作。工人和学生(合唱队)在其身后围成半圆,凝视着主角的演唱,随着乐句呼吸。台上灯光渐暗,只剩下追光凝聚在主角身上。

王丽达的演唱最精彩!真实、亲切、细腻,轻重、缓急、弱强,层次清晰。一个年轻的母亲,把一个即将诞生的新生命与崇高的理想合为一体。一个优秀的歌剧演员、青年歌剧表演艺术家,也由此展现出自己的高光时刻。2018年初,在北京清华新学堂演出彩排时,未化妆的王丽达唱完这段后,即已令我动容。次日看演出时,我再次被感动。如今,那歌声依然缭绕在我耳边,她挺着肚子跪唱时的独特造型也令我难忘。

2018年6月,王丽达以一台“高难度的、教科书般的音乐会”(甲丁语),圆满完成了她在中国音乐学院的博士学业。音乐会曲目的第一部分是一组民歌和花鼓小调,词作家晓岭撰写的主持词中写道:她的艺术素养和演唱功力日臻扎实丰厚,却始终像出山泉水一样保持着明亮可鉴的初心。《浏阳河》的生动对答,《思情鬼歌》的风趣诙谐,《洗菜心》的羞涩大胆,都从她的歌声中款款流出。爱人汤子星与王丽达一同演唱的海南民歌《久久不见久久见》让我们领略了她特殊的海南情结和这对夫妻的幸福和谐。十多年来,这对夫妻搭档一同演唱了《共圆中国梦》《天地恋歌》《不依不饶》《永远的邀请》等多首歌曲。王丽达与阎维文同唱的《想亲亲》则显示了歌者之间的默契和她驾驭北方民歌的功力。第二部分是原创歌曲,包括她首唱并成为她歌曲代表作的《亲吻祖国》,让我们感受到她“柔情和大气兼备”的演唱风格。第三部分是外国歌剧咏叹调和外国艺术歌曲,分别用捷克语、德语和俄语演唱。第四部分是中国歌剧唱段,都选自她主演过的歌剧,其中包括前面提到的《喊出个新的世界》。

从本科到博士,金铁霖教授一直是王丽达的导师。王丽达记得,第一次上课时,金老师就教导她好好做人,好好唱歌。第一次参加“青歌赛”失利后,金老师宽慰她:给你一百次失败的机会,这才是第一次,继续努力吧!如今,金老师欣慰地说,王丽达的歌路很宽,既可以唱花鼓戏,也可以演歌剧。既可以西洋,也可以民族。她的演唱技巧丰富,完成一般歌剧、民歌、艺术歌曲等都没有什么困难,甚至还可以驾驭一些技巧难度高、情绪跨度大的作品,是一位很有实力的、很有前途的民族歌手!

音乐会前,王丽达的战友亲眼看见,即便是在下部队慰问演出的间隙,她也在争分夺秒地背诵着相关的歌词。但他们未必见过,王丽达那时写下的一段审视、勉励自己的文字:

我出生于湖南省株洲县禄口镇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从1993年考取湖南省艺术学校学习花鼓戏开始,一直唱到现在,二十五年的从艺道路!

在追求音乐梦想的道路上,从未松懈前进的脚步;在坚持歌唱的途中,历经坎坷,顽强拼搏;经常提醒自己:少一些浮躁,多一些平和。

我一直认为“音乐是我的全部,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我热爱音乐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纯粹”。始终保持着对艺术最纯粹的追求和执着,常怀敬畏之心,感恩之心,纯粹之心!

演过多部花鼓戏。参加过多次比赛,参加过国家级重大晚会,参加过春晚。演过歌剧,演过音乐剧。一路走来很幸运,也不容易。我一直坚信一句话:打好自身铁!机遇一定是给有准备的人!

博士毕业音乐会后,2018年年末,王丽达与黄定山导演第三次合作,饰演《沂蒙山》中的海棠。从缪伯英到海棠,跨度不可谓不大,前者是早期中共党员、工运领袖,后者是沂蒙山区的普通村民。从南方到北方,从城市到山村,跨度也不小。“一直”未停步的王丽达,成功地跨过来了。“辣妹子”的辣性格“附体”于海棠,竟如神助般贴切。"辣妹子”兼具的柔情,也在男女主角一起演唱的《等着我,亲爱的人》这段充满浪漫色彩的主题歌出现时,给海棠这个女子增添了几分可信、可爱和可敬。剧中的重头唱段《苍天把眼睁一睁》是确立海棠形象、完成人物塑造的核心咏叹调。此前,海棠把丈夫送上了前线,为保护八路军的女儿小沂蒙,又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小山子送进了“虎口”。亲人相继失去的切身伤痛,注定这将是戏剧性高度凝练的唱段是撕心裂肺的唱段,是小爱转化为大爱的唱段。王丽达通过形体动作(踉跄的甩步行走和又一次的跪唱)、不同的声音塑造(兼有哭腔)和带有山东乡音的演唱,步步递进地抒发出人物的情感,对海棠这个既类同又有别于“红嫂”的沂蒙女性形象做了准确的诠释。这个唱段也为海棠的下一唱段(亦全剧的最后唱段)《沂蒙山,永远的爹娘》做了有力的铺垫。

两年多来,《沂蒙山》不同版本的演出已达百场,获得了中宣部的“五个一工程奖”,王丽达获得了上海的“白玉兰奖”。其间,她调离总政歌舞团,成为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其间,她主演了新创作的歌剧《扶贫路上》。这个戏的主角原型黄文秀,是一位为了扶贫事业、复兴大业奉献了青春乃至生命的"第一书记”,是二百多万奋战在“扶贫路上”的代表,她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自己的青春诺言。王丽达为了饰演好这个角色,通过网络了解了她的很多事迹,力求做到了还原一个真实而不失艺术风格的黄文秀。这是王丽达第一次出演和她同时代的人物,她想:若不是遇到灾难,黄文秀该像自己的妹妹一样,继续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着。排演这部作品,让王丽达又一次学习到坚持、坚守、奉献、锲而不舍、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

这个教授爱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写几句“语录”发到朋友圈。2020年的最后一天,她写道:

每时每刻全力以赴,让好高鹫远翻篇,用扎实努力实现梦想。改变,什么时候都不晚。前几天,她写道:谦虚,会让你飞得更高;低调,会让你走得更远。用一颗善良的心做人,轻松自在;用一颗谦虚的心做事,有益无害!

 

 

作者简介;蒋力 中央歌剧院研究员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王祖皆:提升歌剧一度创作水准的八要素 文章来源: 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发布于 28 07 2022
Music Time | 漫步罗西尼的歌剧一生 文章来源: 上音歌剧院
发布于 06 06 2022
鉴碟 | 《费德里奥》的颠覆性解读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0 05 2022
李吉提 │ 歌剧分析评论之我见 文章来源: 《乐府新声》2015年第1-2期
发布于 06 05 2022
原来这么讲究啊!陈蔚谈歌剧舞美如何让歌唱更美妙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30 03 2022
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舞台表演技能在歌剧中的运用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01 2022
唱歌剧和艺术歌曲有什么区别?“石神” 的比喻妙绝! 文章来源: 星海音乐厅
发布于 11 01 2022
中国歌剧界,最近有一个名字常常出现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0 1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