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瑛 │ 知人善培的赵院长

02 12 2021  微信公众号-瑛乐知音   人物 - 人物故事  162 次阅读  0 评论

缅怀赵沨同志

 

老前辈、老院长赵沨同志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二十年了!2021年11月29日是赵沨同志诞辰105年的日子。今,特将著名指挥家郑小瑛教授在赵老80岁生日时发表在中央音乐学院学报(季刊)1996年第3期上的一篇旧文转载于此,以表缅怀之情。——编者

 

中国早晚会出现第一个交响乐女指挥,但这个殊荣落在了我的头上,这就不能不感谢我的恩师赵沨院长了。

1994年,我在美国威斯廉大学和哈佛大学讲学时,美国的教授和学生们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你是怎么成为一个成功的指挥家的?” “你是怎么向男人们挑战的?” 这也是几十年来我多次被各国记者和朋友们问及的问题。

我的回答很简单:我个人并没有什么戏剧性的故事,只是由于新中国实行男女平等,我学习成绩优秀,工作积极肯干,同样能受到人们的承认和肯定,于是,当出国深造或委以重任的机会来到时,领导就挑选了我。这在中国并不令人感到奇怪。

事情看起来就是这么简单:1952年底,我被文工团保送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学习,1954年学院领导让当时是“三好学生”的我参加作曲专业的留苏考试,可是由于家庭问题政审没能通过。不久,苏联专家杜马舍夫突然来校,要亲自挑选合唱指挥学员,匆忙中,人事科又让我去应了试。那个指挥班里有20来位由全国各地保送来的有经验的指挥,我是唯一的女生。由于当时各地的文工团里偶尔也能见到无师自通的女指挥,于是我便成为我国第一个受过专业合唱指挥培训的女性了。一年半结束学业后,我回到学院继续修毕“四大件”,同时开始在新建的指挥系任教,并领导大学生合唱团和附中的“红领巾”乐队。我热爱这个新的专业,但并不曾奢望过交响乐队的指挥棒。

1960年的秋天,人事科又通知我去填表,说是政策放宽了,现在要派我去苏联学习歌剧交响乐指挥。我惊喜、激动,而且满怀信心。临行前,赵沨院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现在国家正值经济困难时期,相信你们不会辜负人民的期望……我很喜欢去年你指挥的‘十月革命节’音乐会,希望你能学成一个既能表现音乐又很严谨准确的乐队指挥。”赵院长的一番嘱咐成为我留学时期的座右铭。

对于年轻的指挥来说,站到真正的指挥台上去,才是体验和掌握指挥诀窍的开始。虽然1962年我成功地在国立莫斯科音乐剧院指挥普契尼的歌剧《托斯卡》,通过了第一次严峻的专业“考试”。但回国后我的岗位是在指挥系教学。我将怎样继续我的指挥实践呢?

1965年,又是当时兼任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歌剧舞剧院院长的赵沨同志委我以重任,使我得以“最佳选择”的身份,去担任被剧院的同志们重看为“翻身戏”的民族歌剧《阿依古丽》的指挥,给了我一个考验、巩固学习成果和向祖国人民汇报的机会。虽然“文革”使这个进程中断了,但正因为有过那次的愉快合作,1978年我才会被邀请去参加重建歌剧院、担任首席指挥,而且一干十几年,成为不仅在中国指挥过近千场歌剧、交响乐和室内乐,还在亚、欧、美澳洲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举行过音乐会,并且成为第一个应邀与苏联、芬兰、新加坡和日本等外国歌剧团体进行了多次合作的中国指挥。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母校对我的栽培,几十年来,只要身在北京,我从没有间断过在指挥系的教学。

我是赵沨院长“知人善培”的一个受益者。在成长过程中,也多次接受过他亲切的关照:1958年,学院选派了一批理论和作曲系的师生参加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工作,我是其中唯一的其它系的老师,那时我正因个人不幸而情绪沮丧,赵院长对我说:“去吧!换一个环境你会振作起来的。”于是我去了闽东畲族山区,那里质朴的人民、充满生活情趣的热烈的山歌,给我的生命又注满了活力;我带回来的那份调查报告,包括对畲族“双条落”的发现,也是有关畲族多声部民歌最早的记载。

1962年10月,赵院长正率队在香港访问,他从新华社的报导中得知我在莫斯科指挥歌剧《托斯卡》获舆论热烈赞扬,还立即发来了祝贺电报。师长的几句话,给我带来了祖国和亲人的无比关怀和鼓励,也使我这个受宠若惊的“初生牛犊”十分感动,兴奋得久久不能平静。

我只是赵沨院长数千名弟子之一。今天写下这些,是在祝贺他80寿辰的喜庆日子里,也献上久藏在我心里的一份尊敬和谢意。

 

郑小瑛

1996年11月,北京

 

文章标签(1)

相关文章

口述“央音”|吴锡麟:百岁老人忆“央音”往事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档案馆校史馆
发布于 02 07 2022
赵沨同志与艺术教育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7 03 2022
记忆的力量 | 58年前,“央音人”在中南海举办跨年音乐会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28 12 2021
培德育才 教泽绵长——纪念赵沨院长诞辰105周年暨逝世20周年 文章来源: 21CNMC NETWORK
发布于 02 11 2021
赵沨的故事 │ 翻越高黎贡山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8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红宝石、黄宝石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7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最珍爱的“行李”——舒伯特歌曲译稿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24 09 2021
赵沨的故事 │ 撤回云南 文章来源: 赵沨艺术教育研究中心
发布于 08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