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载“嘉音”交出最佳答卷

18 03 2022  音乐周报   演出 - 北京  131 次阅读  0 评论

3月12日,吕嘉与国家大剧院用瓦格纳与布鲁克纳的经典作品,庆祝着舞台上双方合作的第十年。

 

3月12日,吕嘉与国家大剧院用瓦格纳与布鲁克纳的经典作品,庆祝着舞台上双方合作的第十年。

整场音乐会在《纽伦堡的名歌手》前奏曲的磅礴乐声中拉开序幕,并接连演绎了《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前奏曲和“爱之死”,以及布鲁克纳最后一部交响曲《第九交响曲》。曲目聚焦在德奥浪漫主义音乐的集大成年代,同时也都是两位作曲家最成熟的艺术作品。

开场的《纽伦堡的名歌手》前奏曲,吕嘉与乐团的演绎非常成熟老道。稍慢一些的速度,层次分明的动态交响,各个声部间力度强弱的丰富对比,这些因素的集合让整部作品的呈现拥有了非常强的可听性。在作品旋律性强的前提下,音乐的每一小节推进都足以给观众带来多样化的享受,可以去品味弦乐的出色音色,可以去感受铜管的辉煌,也可以咂摸木管声部的灵动,整个乐团都处在不错的状态里。而论以整体,吕嘉和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演绎将瓦格纳内心对德奥音乐的充分自信表现得非常到位,尤其是其中速度的选择,让旋律在亢奋的情绪下保持不急不躁的味道。

同样是瓦格纳,《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前奏曲和“爱之死”,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同样曾在乐池中演奏这部歌剧。在音乐会舞台上,吕嘉与乐团的呈现选择了更流畅的方式。这部作品的前奏曲部分,留给指挥家的演绎空间非常大,尤其是在歌剧演出中,我们能够听到情感极为丰沛的演绎,也可以听到注重悲剧色彩的冷静。吕嘉和乐团的合作,多了一些娓娓道来的意味,如果说作品中和声本身的特点可以象征着故事的跌宕,那么吕嘉的构建则是以温情的方式讲述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爱情悲剧。

聚焦瓦格纳的上半场,吕嘉和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合作非常成功。其中重要的因素在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曾完整呈现过这两部歌剧。同样的音乐,在乐池中和舞台上演奏,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呈现状态。吕嘉和乐团当晚做的,就是在音乐会舞台上,将歌剧音乐当成交响作品,让音乐更跌宕和立体。

音乐会下半场,吕嘉与乐团合作演绎了布鲁克纳的《第九交响曲》。这部作品与布鲁克纳的生命终点、宗教信仰观念、艺术理念密切关联。在很多指挥家和乐迷心中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但这一切价值的体现,都基于一个基础——以高完成度演绎出这部作品。在当晚的音乐会上,这个难题交给了吕嘉和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吕嘉曾在德国留学,对布鲁克纳有着充分的了解与热爱,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曾在他的带领下多次演奏布鲁克纳的作品。当晚的演绎,乐团依旧紧紧跟随着吕嘉的指引,去努力完成吕嘉本人对音乐的解读。

速度稍快,整部交响曲的结构因此更为扎实细密。力度弹性很小,在极强极弱之间选择了一个最安全的区间,保证每一个声部都能以最舒适的状态完成整部作品,避免错误的出现。与上半场一样,吕嘉热衷的平稳和流畅依然被保持下来。

乐团出色的状态和指挥家最恰当的思路,这大概就是国内乐团演奏这部交响曲的最佳答卷。如果用大家脑海中那些经典录音作为参照物,当晚的演员与之相比更能体现出这部作品的难度。那种切利比达凯才能创造出的超长线条,柏林爱乐乐团才会挑战的极致力度变化,世界上屈指可数几支乐团能创造的厚重音响……诚然,这才是布鲁克纳《第九交响曲》在德奥音乐体系中最完美的样子,但我们也在演绎自己的布鲁克纳,有自己的表达和收获,有自己的努力和态度,这才是古典音乐文化能生生不息的原因。(文 | 阿浪)

 

相关文章

国家大剧院王宁院长一行来访我校洽谈战略合作事宜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18 04 2022
国家大剧院与中央音乐学院达成战略合作 文章来源: 国家大剧院
发布于 24 12 2021
莫漠与米沙:理性与自由中的“随想”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1 11 2021
乐评 | 力量无穷的生命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25 10 2021
国家大剧院副院长王诚一行来访中央音乐学院 文章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发布于 15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