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式不应是“轮廓学”

22 03 2021  音乐周报   评论 - 书评  144 次阅读  0 评论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姚恒璐撰写著作《从曲式原则到结构逻辑——音乐结构与作品风格演变的有机关联》,近日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曲式的结构原则为核心,将它与规范曲式类型、结构的变体、结构的对位、结构的自由相连接,最终说明“自由结构”的历史继承性何在。

 

曲式,一直以来是传统作曲技术理论的必修课,一般的曲式教科书都按照曲式类型的名称编排章节。“仅仅围绕曲式类型轮廓命名的学习方式,偏离了学习目标,也违背了学科设立的初衷。”多年来,作曲家、音乐理论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姚恒璐思考、探索如何将曲式引申发展为对于音乐结构的全面认识。他撰写著作《从曲式原则到结构逻辑——音乐结构与作品风格演变的有机关联》,近日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曲式的结构原则为核心,将它与规范曲式类型、结构的变体、结构的对位、结构的自由相连接,最终说明“自由结构”的历史继承性何在。

 

242

 

曲式称谓是入门手段

曲式就是作曲法,它记录了音乐从乐思动机的萌发、展开至结束的过程,是一种带有艺术灵感与逻辑性支撑的有机发展过程。中国各大音乐院校都把曲式与作品分析这类作曲技术理论课程花费一至一年半来专门讲授,使学生理解曲式称谓的分类和彼此之间的关联与不同。多年来,曲式教学往往单纯地以找到曲式框架为目的,点明曲式称谓为标准,使得曲式学沦为音乐作品的“轮廓学”。

姚恒璐认为,曲式称谓只是认识其结构功能和实践途径的入门手段,解决“是什么”的问题,而其后的细节分析是要解决“为什么”的实质。学习曲式是为了解作曲的过程:从乐思、动机发展到一定规模而被各种大小曲式框架所限定;研究每一个“句法”所导致的曲式等级(乐汇、乐节、乐段),从而知晓什么是音乐中的“有机成长”,而不是靠数小节数;辅以不可或缺的调性(调式)关系及其整体布局方式。不关心音乐展开过程的细节,只关心曲式叫什么名字的做法,斩断了与音乐内在发展逻辑之间的关联,岂不是本末倒置?在解构与结构之间、内涵与外延之间、词汇与成句成段之间寻求关联,在具体微观的某些小节和作品整体布局之间寻求联系的纽带,这样的分析才会更加贴近音乐创作本身的规律,这才是学习和研究曲式的重点。

曲式,一直以来是传统作曲技术理论的必修课,一般的曲式教科书都按照曲式类型的名称编排章节。“仅仅围绕曲式类型轮廓命名的学习方式,偏离了学习目标,也违背了学科设立的初衷。”多年来,作曲家、音乐理论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姚恒璐思考、探索如何将曲式引申发展为对于音乐结构的全面认识。他撰写著作《从曲式原则到结构逻辑——音乐结构与作品风格演变的有机关联》,近日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曲式的结构原则为核心,将它与规范曲式类型、结构的变体、结构的对位、结构的自由相连接,最终说明“自由结构”的历史继承性何在。

 

曲式称谓是入门手段

曲式就是作曲法,它记录了音乐从乐思动机的萌发、展开至结束的过程,是一种带有艺术灵感与逻辑性支撑的有机发展过程。中国各大音乐院校都把曲式与作品分析这类作曲技术理论课程花费一至一年半来专门讲授,使学生理解曲式称谓的分类和彼此之间的关联与不同。多年来,曲式教学往往单纯地以找到曲式框架为目的,点明曲式称谓为标准,使得曲式学沦为音乐作品的“轮廓学”。

姚恒璐认为,曲式称谓只是认识其结构功能和实践途径的入门手段,解决“是什么”的问题,而其后的细节分析是要解决“为什么”的实质。学习曲式是为了解作曲的过程:从乐思、动机发展到一定规模而被各种大小曲式框架所限定;研究每一个“句法”所导致的曲式等级(乐汇、乐节、乐段),从而知晓什么是音乐中的“有机成长”,而不是靠数小节数;辅以不可或缺的调性(调式)关系及其整体布局方式。不关心音乐展开过程的细节,只关心曲式叫什么名字的做法,斩断了与音乐内在发展逻辑之间的关联,岂不是本末倒置?在解构与结构之间、内涵与外延之间、词汇与成句成段之间寻求关联,在具体微观的某些小节和作品整体布局之间寻求联系的纽带,这样的分析才会更加贴近音乐创作本身的规律,这才是学习和研究曲式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