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星海:轰响音乐的炮弹

14 09 2015  南方日报   评论 - 随感  1371 次阅读  0 评论

冼星海可能并未意识到,他的延安岁月,已将自己锻造成抗日烽火中最伟大的炮手。他的炮火非同寻常,也无与伦比,是由一串串愤怒的音乐炮弹倾泻而成,这种音乐炮弹呼啸着黄河的惊天怒吼,挟裹着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呐喊,炸响了令沉睡雄狮苏醒奋威的千钧雷霆。

冼星海可能并未意识到,他的延安岁月,已将自己锻造成抗日烽火中最伟大的炮手。他的炮火非同寻常,也无与伦比,是由一串串愤怒的音乐炮弹倾泻而成,这种音乐炮弹呼啸着黄河的惊天怒吼,挟裹着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呐喊,炸响了令沉睡雄狮苏醒奋威的千钧雷霆。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听到冼星海作曲的《黄河大合唱》,心就能燃烧,血就能沸腾,一腔爱国的狂飙就能飞出胸腔,漫天旋舞。我时常问自己,是什么力量能让冼星海把它创作出来?又是什么力量,能够如此震撼人心、划破时代?!
  
其实研究冼星海先生的生平,他好像与《黄河大合唱》隔着千里万里。这个在广东珠江边贫苦疍家船上出生的“遗腹子”,本来很难与高雅的音乐挂上钩、与黄土高原上雄浑盘旋的九曲黄河挂上钩、与《黄河大合唱》的激越豪迈挂上钩,如果没有一个含辛茹苦望子成龙不懈挣扎的寡母,他很可能仍如父亲那般,一叶扁舟飘摇在椰风蕉雨的江面上,捕鱼为生,以水为坟,顶多在高兴的时候唱唱“咸水歌”,以打发百无聊赖的困顿生活。但是,他与《黄河大合唱》又确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必定能达成合二为一。因为,珠江水是水,黄河水也是水,虽然它们清浊幽壮有别,但并不影响水的本质。而且黄河船夫的英雄气概多么像岭南龙舟划手的雄姿,北方的青纱帐多么像南粤的甘蔗林,壶口瀑布的翻腾怒涛多么像海岸台风的摧古拉朽,漫山遍野的抗日游击健儿,多么像三元里抗英的汹涌乡民。冼星海写《黄河大合唱》之曲,有生活基础,有音乐才能,有爱国情怀,剩下的,就是历史机遇的浩荡东风了。
  
这个机遇,在抗日战争的枪林弹雨中逐步走到了冼星海眼前,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冼星海走到了机遇的跟前。1935年夏末他为了抗日救国,从法国巴黎回归祖国就向着机遇迈出了关键一步;接着由香港、广州、上海至武汉、西安,就离机遇越趋越近;1938年11月,他与爱人以旅行结婚为掩护,毅然奔赴延安,就为机遇的实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39年初与诗人光未然重逢并在除夕联欢会上听到光未然朗诵的关于黄河的400行歌词时,这个机遇就真切地与他迎面相对了。据说冼星海听完光未然朗诵后心潮澎湃,一把抓过歌词承诺要将其谱出好曲。这一抓,让他与《黄河大合唱》都得到永生。
  
我不知道1939年3月26日至31日的6日6夜中,冼星海在自己的那方小小窑洞里是怎样度过的,只知道之前只有一串歌词进去,之后便是一阕史歌冲出。那个小小窑洞应该是当时最大的兵工厂,制造出当量骇人的巨型炮弹,有如“喀秋莎”火箭炮一般威力无比。制造这种炮弹的冼星海,胸腔里该是怎样的四海翻腾、五洲震荡啊!只有坚定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者,才能承受那样的冲天浩气,展现如此的万丈豪情。
  
音乐的炮弹在一次次的演唱高歌中向鬼子们的头上轰去,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黄河之滨,赤县环球,到处都有华夏儿女在歌声中开赴前线,与敌决死。好像在此之前,我们的民族还没有这样一种大气磅礴的组曲去张扬爱国奋斗的情怀;还没有一种音乐的炮弹,能倾泻海天一般的愤怒与抗争。《黄河大合唱》横空出世的一刹那,便注定成为了中华民族御侮自强史上的一座音乐丰碑。
  
夏日里的广州南沙榄核镇已是绿荷遍野,蕉叶葳蕤,冼星海故居所在的湴湄村村口,一座高耸的铜像正旋舞着黄河涛声。和平的日子里,我们很难再创作出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音乐炮弹了,但是,那炮弹的呼啸声、爆炸声以及当年抗日军民为它献上的欢呼声和日寇因它而泣的鬼哭狼嚎声,我们都不会忘却。在未来的岁月中,我们仍需要这样的炮弹震聋发聩,仍需要踏着这种铿锵的乐音仗剑前行。倾泻到鬼子头上的音乐炮弹,已成为中华民族呼唤和平的永恒号角!
文章标签(2)

相关文章

让音乐舞台走进喜剧时代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8 07 2022
钱仁康│音乐的内容和形式 文章来源: 《音乐研究》1983年第1期
发布于 13 07 2022
张振涛|音乐——一个不断填充新意的概念 文章来源: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2015年第二期
发布于 01 07 2022
李 凌|音乐 “现代化” 随谈 文章来源: 《中国音乐》1981年合订本
发布于 30 03 2022
文化课对于学习和从事音乐有多重要?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1 03 2022
卞留念:科技引爆音乐革命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6 12 2021
切勿让琴童成为比赛“暴发户”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14 09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