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红船》满载百年中国梦想

25 06 2021  音乐周报   评论 - 作品  158 次阅读  0 评论

优秀的音乐作品往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音乐本体的创作有赖于演唱者的声音呈现。歌曲《一叶红船》由青年歌唱家雷佳进行演绎,通过歌唱和表演的二度创作,为歌曲注入了丰沛的人文情感灵魂。

 

在新中国成立100周年到来之际,中国艺术界掀起前所未有的“红船热潮”。继歌剧《红船》、音乐剧《红船往事》、舞剧《红船启航》之后,歌曲《百年红船》《南湖红船》《红船摇得天地红》等作品接踵而至。近日,由何平作词、张帅作曲、雷佳演唱的《一叶红船》在众多佳作中脱颖而出,如清风徐来,以款款深情诠释着对红船精神的信仰与坚守。

 

一座丰碑,也是一个新起点

遥想百年前的今天,机缘巧合之下,嘉兴南湖上的红色画舫中传来了一群热血青年坚定地誓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就此诞生,也宣告着一个开天辟地的大时代拉开序幕。秉承着“首创精神、奋斗精神、奉献精神”,中国革命的火种以燎原之势席卷大江南北,推翻了重压在中国人民肩头的“三座大山”,并以领航精神掌舵跨世纪的航程,缔造着今日中国的光辉成就。百年,是一座丰碑,也是一个新的起点。“红船精神”必将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新时代的艺术工作者以饱满的热情用歌声传递着红船文化与精神理想,值此百年诞辰之际,更将追忆与期许浓缩于艺术作品之中,献上最真挚的祝福。

歌曲《一叶红船》的创作构想,萌生于词作者的生活阅历与耳濡目染中。如今,在熙熙攘攘的嘉兴南湖纪念馆中,那条饱经风霜的红色画舫依旧停靠在湖边,随波光粼粼而荡漾,在喧哗中独享一份静谧。正是这一叶红船,犹如一尊图腾,在历经黑云压境、千疮百孔之后涅槃重生。劈开阴暗的笼罩,让阳光雨露重现华夏大地。正如歌词中所写:“船桨的大笔奋力划动,把1921年盛夏的闷热,演绎成气壮山河的惊雷巨澜。”作为新时代的音乐人,对于“红船”的解读,除了敬畏与缅怀,更多的是聚焦继承与发扬。全曲的高潮,也是尾声部分,词作者写到“新的时代新青年,讲述开天辟地的历史必然”,字里行间完成了历史百年的使命交接,并将光荣的使命赋予了新一代的弄潮儿。

 

发乎“情”、止于“情”

长久以来,具有主旋律精神的文艺作品在创作中往往热衷于宏大的音乐织体和激昂慷慨的风格,节奏感强进、音域宽广。诸如此类固有的音乐属性特征可以增强类型化作品的辨识度,这本无可厚非。但也无形中将这一类音乐的创作套路固定化、模式化,造成公众的审美疲劳,甚至主动与其他音乐题材分道扬镳,将自身限定在功能化和形式化的条条框框之中,社会传播效力衰弱无力。从音乐创作美学的本源而言,优秀的音乐作品一定是内容与形式并存,好听、好看且符合公众审美需求,可以引发情感共鸣的。百年党史的风雨兼程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过来的,在当代音乐作品的转化中,同样应发乎“情”、止于“情”,始终以真情实感和平易近人的口吻来谋求与公众心灵的沟通。初听到《一叶红船》时,令人耳目一新,自然清爽,丝毫没有印象中主旋律音乐作品的模样。钢琴清晰的颗粒性与弦乐声部的线性音色交相呼应,卸下浓妆艳抹的粉饰,流露出素雅简约的质感。大调式的旋律线条舒缓平稳,以级进和小音程的跳跃衔接为主体,如同一位诗人在诵读华彩文章。副歌部分的抒情性逐渐明朗,纯五度音程的上行跳进推动情绪不断升华。此时交响乐队的铜管乐器组在背景音乐中音色得到强化,嘹亮悦耳的金属声回荡在耳廓,呈现出一幅江山如此多娇的秀美巍峨。

 

二度创作,注入人文情感灵魂

优秀的音乐作品往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音乐本体的创作有赖于演唱者的声音呈现。歌曲《一叶红船》由青年歌唱家雷佳进行演绎,通过歌唱和表演的二度创作,她为歌曲注入了丰沛的人文情感灵魂。获得民族声乐艺术表演博士学位的雷佳,早在2001年就因饰演歌剧《再别康桥》中的林徽因而声名鹊起。甜美的声线既具有湖南花鼓戏的婉转灵动,也有民族声乐唱法科学系统的理论支撑,具有独特的声音辨识度。近年来,她先后在《木兰诗篇》《运河谣》《白毛女》等歌剧作品中担任重要角色,并演唱了《旗帜》《我们的中国梦》《和祖国在一起》等多首具有主旋律格调的歌曲作品,广受欢迎。在歌曲《一叶红船》的歌唱中,雷佳的声音如甘泉般清澈,流畅动人,全然没有受到“方法”的牵绊。音色语态质朴,如同一位同龄人站在近前,讲述着曾经亲历过的往事,完全不会产生距离隔阂或情感代沟。这样的歌唱音色很难用美声、民族或流行的分界方式进行定位,正如雷佳所言:“作品需要我用什么唱法,我就用什么唱法。”显然,打破唱法界限,寻求自然地声音表现力正在逐渐成为年青一代歌唱家们的共识。也正是得益于唱法界限的消除,才使得歌曲题材在表现形式的局限性和制约性得到解绑。“跨界”的演唱思维为《一叶红船》带来更多的时代气息,也在用实际行动转变着公众对这一类型化音乐题材的观念印象。

“小小红船承载千钧,播下了中国革命的火种,开启了中国共产党的跨世纪航程。”曾经,它是四万万同胞脱离苦难的希望;今天,它仍是指引中国人民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坚强领导者。新时代的建设号角已经吹响,青年一代应在歌声中振奋精神,砥砺前行,为实现梦想而拼搏奋斗。 (文 | 余亚飞)

 

相关文章

田可文│音乐手稿搜集与典藏的学术意义 文章来源: 《北方音乐》2022年第3期
发布于 13 07 2022
许艺峰 │ 作品号漫谈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 钢琴艺术杂志
发布于 13 09 2021
向民:“音乐作品是如何写成的” 文章来源: 《人民音乐》2021年第1期
发布于 02 04 2021
如何恰当发展音乐作品的娱乐性? 文章来源: 音乐周报
发布于 05 03 2021
夏至│于盛夏中寻一份由内而外的清凉 文章来源: 微信公众号-古典音乐频道
发布于 21 06 2018
聆听音乐:脱离你的听觉舒适区 文章来源: 乐正禾
发布于 23 08 2017
有关革命的七个音乐作品 文章来源: 21CNMC NETWORK
发布于 13 09 2016